Lys

双北明侦一生推
DYSnb不接受反驳
那兔all兔党加熊鹰党

Q:如果满足感是实体?

那家里就没地方放东西了?

【法贞】伞

 群里接龙,开头歌词是别的小可爱写的www


“蝴蝶飞舞进窗台,雨水撕碎了她的翅膀,我的心上人啊,仍在雨中挣扎,可我却连伞都无法送上………”

“这是……这首歌的歌词吗?”弗朗西斯有些恍惚。

金乌西垂,天际线被染成艳红,似猛烈的大火,又似少女的鲜血。他看向西方,仿佛那里伫立着一根焦黑的火刑柱,女巫没有哭泣没有挣扎,只是望向来时的路,眼中坚毅。

他伸出手,像掩了那滔天的大火,却终是无果,撕碎了幻象,露出澄澈的天空。

“我的心上人啊,仍在雨中挣扎,我却连把伞都送不上……”弗朗西斯垂眸,低声重复着歌词,随即抬首冲少年笑的温和,“这歌词写的真不错。”

“谢谢。”少年腼腆的挠挠头,“有感而发罢了。”

他不会知道,面前的男人有着多么辉煌的历史,又有着怎样凄厉的过去。

Q:你爸爸当年怎么追到你妈妈的?

当年啊,我妈中考考的贼好可惜没钱上,我爹发挥失常没考好,于是去了一所高中。

当年母亲比父亲大两级,然后全校第一,因为是体育队的所以剪的短发跟个假小子似的。爹妈正好男女学生会主席,于是一起主持晚会。

第一次见面是晚会前几天,爹去看公告栏,然后我娘当时在旁边一块石头上然后跳下来说我是xxx,你好。

我爹当时惊了,xxx那不是个男生吗?

后来是爹大学考来上海,娘在苏医大,爹省吃俭用三天两头买火车票去看她,站票,一站几个小时,什么都送,娘被感动到了,想想这么个玩意一起过日子还挺好,就答应了。

据说告白时父亲在寝室打电话,一帮兄弟在起哄,后来才知道早默许了。

毕业后俩人找工作,还是异地,后来跟我外婆说了,因为我爹家比较有钱,不答应,于是他俩就私奔领证了。

娘想了想辞职跟我爹一起来上海打拼。

后来怀了我,我外婆无可奈何,就办了婚礼买了房。

现在结婚差不多十五年了,很腻歪,我被狗粮喂吐了

【极东】关于原谅

极东亲情向

时间线在钓鱼岛事件附近

是来求原谅的小菊了

不喜轻喷

求评论




“耀君……可以原谅我吗。”少年暗淡的眼里燃起希冀,小心翼翼地伸出手,语气却是古井无波。 


他当然知道是什么答案,只是心有不甘。 


实在是心有不甘。 


王耀闻言偏头看他,眉眼冷冽,却无端显得有些讥讽,像极了曾经的那位红色暴君。 


本田菊霎时愣住了。


抗/日/战争没有,朝鲜战争没有,对越自卫反击战也没有,如今他方才突然惊觉那个会晏晏看着他笑,伸手折了桂枝赠他夸他“宗之潇洒美少年”的唐早已埋没在历史的烟尘中。


不过,他也早不是那个会仰慕的看着兄长题字的无知孩童了。 


靖国神社。王耀说。 


是啊,靖国神社。 


本田菊已到嘴边的话又被咽了下去,东条英机,土肥原贤二,松井石根,这些名字他太熟太熟了,亦被王耀烂熟于心,在唇齿间咀嚼过千万遍,化了灰沉了底溶在他六十多年前新长好的血肉中,密不可分。何况前些日子上司刚刚去参拜了那里。 


“您不会原谅我的,对吧。”他收回手微微垂首,温顺的像只待宰的羔羊——就如同阿尔弗雷德希望他做的那样,一个华美而无用的布娃娃。“我明白。” 

“放心。”王耀的眉眼又柔和起来,笑的大方得体,“我不会因此放弃与你的贸易往来的,上司说了,东亚共同经济体嘛,合作共赢。” 


本田菊无言,也笑了笑。 


是啊,全球经济化的现在,即使再大的恩怨,王耀也不会和他断了往来。可他实在不喜这得体到了极致的笑,笑的跟面对旁人一般无二。 


他想,他怀念那个笑的肆意洒脱不带半分矫饰的少年了。

 

可是本田菊,天朝上国的美梦是你亲手打碎的啊。 


本田菊转身,握了握拳,大步往外走去,披风转过的潇洒,甚至带了些风响,倒与那个杀伐果断的昭和有那么几分相似。 


王耀放松下来,眼里蕴着风云,是愤懑,亦是无奈。他从不怨恨本田菊一朝打醒了他,天朝上国自得意满的幻想总得有人来打破,可决不该用如此惨烈的方式。光是南京,就是三十多万条人命,更不用说旅顺和他处了,那都是他的孩子们啊,不是单薄倒几近苍白的数字,是真真切切的血肉之躯啊。 


那是血海深仇,一如东海,隔开的不仅是王耀和本田菊,更是中/国和日/本。 


他本田菊只知那些“靖国大神”在王耀唇舌间咀嚼过千遍万遍,却不知,本田菊这个名字,才是那个在王耀耳边萦绕,心尖浮沉,在唇齿间嚼烂了却又迟迟不舍的咽下去的那个名字啊。 


他瘫坐在办公椅中,微抬了手,看着虎口的浅色疤痕笑了笑。


“合作共赢。”

 


【双北】百年孤独(上)

撒兽医何漫画无差

幼稚园文笔预警

孤独恐惧症预警

不喜勿入 期待评论指点



1.

“老师,外面有人欺负同学。”年幼的撒兽医懵懂地睁着双眼,向老师汇报着。


“你做的很好,去吧。”老师微笑着摸了摸撒兽医的头发,眼底闪过一丝阴霾。


这是撒兽医这个月第十四次打报告了,同学们一直在私底下说他是马屁虫,报告大王。


可是对这一切,撒兽医并不知道,他只知道一个月前老师微笑着对他说:“如果有人欺负同学的话,一定要来告诉老师哦。”


小孩子总是听老师话的。


2.

后来,撒兽医的成绩开始不尽人意了起来,老师也懒得护着他。


于是,正大光明的欺凌与排挤就来了。


“快看,这就是那个贱人!”


“我们不跟跟屁虫玩!”


“打他!叫他打小报告,坏我们的事!”


在日复一日的拳脚与排挤中,撒兽医还是笑着,努力去融入集体。可,没有人和他玩,随之而来的,是更加不堪的谩骂。


小孩子的恶意总是最直接的啊。


3.

日复一日,撒兽医逐渐疲于与同学打交道,只是在别人玩的开心时,落寞的坐在操场的边上,抱着膝盖,羡慕地看着他们,静静的发呆。


“你愿意跟我玩吗。”


有人在跟自己认真的,好好的,不带谩骂的说话?撒兽医抬头。


眼前小男孩,精致的脸上有着一丝红晕,微微扭头,有些别扭,明明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。


“当然啦!”撒兽医笑了,握住他伸来的手站起,“你是?”


“何漫画。”


那是一个四月,初春,操场旁的樱花树开的正盛,微风拂过,淡雅的花瓣如雪般落下,落在树下两个孩童的身上,他们看着彼此,不约而同的笑了。


4.

在何漫画的帮助下,撒兽医慢慢开始进步,逐渐补回落下的功课。成绩好了,自然无人敢欺。毕业后,两人凭着优异的成绩考入同一所贵族初中,互相扶持。撒兽医开始交朋友,很多,很多的朋友,学校里几乎所有人他都认识,但他最好的朋友,还是何漫画。


可不知为何,撒兽医朋友越是多,他越是恐惧,恐惧着被抛弃,恐惧着失去朋友,尤其是对于何漫画,只要何漫画和别人说一句话,他都感觉自己的朋友将会抛弃自己。


可撒兽医怕,怕何漫画抛弃自己成为现实,所以总是极力隐藏,逐渐的,他瘦成了骨头架子,15岁的人了,一米七五的个子,可连一百斤都不到。


父母朋友以为他只是学的太厉害了,嘱咐了两句便不管了。只何漫画看出了端倪,问他发生了什么,而他只淡淡一笑,没事,熬夜厉害了点。


只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,撒兽医蜷缩成一团,泪水沾湿了衣襟,恐惧几乎将他吞没。


“求求你们,不要抛弃我……”




5.

可是再怎么完美的掩饰,总归还是会有漏洞,何漫画看着反常的好友心知再怎么追问也是无果,记下撒兽医的反常情况后,他去寻找了学校的心理医师。


“请坐。”撒博士温和的看着眼前的男孩,满是为朋友的异样着急。


“撒老师。”何漫画来开椅子坐下,“我的挚友最近特别反常,看到我和他人聊天就会露出欲言又止的样子,和我一起的时候总是拽着我的手,特别没有安全感的样子。”


“行,你继续说。”撒博士低头,手中的钢笔沙沙作响。


“还有就是他极度热爱交友,不是那种正常的交朋友,而是近乎疯狂的样子,您能懂我的意思吗?这让我觉得他很反常,有点……心态不正常的样子,这就是我来找您的原因。”何漫画探身,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急迫。


“我大致知道了。”撒博士撑着下巴,微闭双眼,抑郁症,自闭症,微笑抑郁症……“你的朋友曾经受过感情方面的伤害吗?如亲情爱情之类的?”


“啊?没有,可是……”何漫画吞吞吐吐,“小学的时候他曾被全班的同学排挤,甚至……甚至有些是校园暴力。”


撒博士略一思索,心中了然:“他这是孤独恐惧症,还算好,这个症状不是太严重。治疗方法也很简单,你那个朋友现在是缺爱,只要有一个人会无微不至的爱他,照顾他,他就逐渐会好的。”说完,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看向何漫画。


缺爱?爱?何漫画怔住了,看向姨母笑的撒博士,这是,要自己,去爱撒兽医?他突然想起那年樱花树下那个男孩的背影。


好像,也不错呢。


“我知道了。”何漫画突然笑的灿烂,猛地起身推开座椅,甩上门飞奔离去。


加油,最好要幸福啊。撒博士看着米色的大门,不自觉的婆娑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。


“怎么了?” 撒兽医放下手中的作业,惊愕地看向气喘吁吁的何漫画。


“你爱我吗?”何漫画脸上还带着些许红晕,眸子直直的望向撒兽医的眼底,是从未有过的认真,“不是喜欢,是爱。”


自己爱何漫画吗?撒兽医回忆着自己与眼前这人相识以来的一幕幕,最终这个15岁的少年露出了笑容:“我想,我爱你。”


“真好。”何漫画也笑了,他猛地上前拥吻住了撒兽医。


“刚巧,我也爱着一个叫撒兽医的少年。”


还是四月,樱花树依旧开的烂漫,朦胧的落樱撒下,为这对年轻的恋人的爱情罩上了最唯美的帘幕。





撒太子x炅谋士

建议配合BGM《囍》食用

是老何晚了一周的生贺😂

ooc预警

许愿评论,有认为逻辑错误或什么的欢迎指出


殿内灯火摇曳,朱红的梁柱立于两旁,明黄帷幔隔开君臣父子,暗红纱帐道尽美人迟暮。书桌之后的隔扇威仪高大,上衔牌匾,上书二字“仁德”,隶书力道遵劲,玄色牌匾衬着那两份暗金,尽显皇室风范。

便是木兰朝思钰六年间的御书房。

帝王正值青年,却是康健不复,斜倚几旁,恹恹地提笔,一袭玄衣,镶红边镀金。不上朝会的日子向来不系冕旒,晚间饭后便卸了紧绷的朝天冠,挽了个松垮垮的髻,半散了如瀑墨发于身后。

奶娘见了便劝:“官家,没有像您这样束发的,尚在书房便散了发,是那等武夫蛮子所为。”

帝王并不计较冲撞,只好脾气地笑笑:“您觉着谁敢议论孤不成?”

“这宫内不会”奶娘弓腰,笑容有些谄媚“只那边……”她指了指西北的方向。

这就是大不敬了。

帝王默然。

奶娘惊慌下跪请罪,自知逾矩。

“妈妈,您是说……湖国?”帝王却未怒,仅是掩唇轻笑,一时殿内侍卫奶娘不由疑惑起来。

帝王将写好的字条揉皱,投进火盆。那双手青葱,白地几近透明,指节覆了层薄茧,修长有力。纸团投进火中,如啄燧木的金乌啄出的火点跳了几跳,明明灭灭似在渴望更多。

“不会,这便是那边的束发法子。”他敛了笔墨,“而且那湖王啊……可是个妙人。”

 


湖王姓撒,名宁,字子钰,也曾是威武不凡的一代枭雄。可惜是曾经,如今也不过国破家亡的亡国之君。

可现在这条丧家之犬却端坐正堂,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。

正是年节,正月初八,宫中气氛却是凝重,高大朱门的红不似欢愉,倒是愈加凝重。

撒宁亦是一身的红,端端正正地戴着冕旒,板正的冕下坠玄色珠子与琥珀交错,遮了青年眉目,只留抿起的唇,挺拔的鼻梁一如他本人的脊背,从未弯下。

三里之外,厮杀四起,四下尘土翻滚,猩红在刀光剑影中交错。疲惫的困兽嘶吼,那是最后的抵抗。

他阖了眼,低声询问宫人今夕几何,那宫人惶恐答到,卵时三刻。

马蹄声渐起,坚硬的蹄铁敲击着青石路面,似珠玉落盘,似催命钟响。

他将唇角扯开一个极大的弧度,蓦然低笑。

马蹄声终于靠近宫门,停下,接着是衣物婆娑的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。

撒宁端正了仪容。

厚重的殿门带着厚重的历史,一起被来人推开,日光照了进来,驱散了旧日的灰尘。

“你来了。”

他看着面前的君王,不觉恍惚。

恍惚对方还是那个一身月白长衫言笑晏晏的先生,瘦弱,但决不娇弱。

对方卸了战甲,一袭长袍镶了金边,鲜红如血,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。

他也在看着他。

撒宁突然忆起数年前的一件旧事。

 


那是个冬日的下午,炅先生身子弱不便骑马,他便陪他坐了一个多时辰的马车赶到京郊。

“子钰。”炅先生搂紧了身上洁白的披风,皱了皱眉头,“您这是作甚。”

“先生您下来就知道了。”彼时尚是太子的撒宁欢喜地跳下马车望向他的先生,“有惊喜给您。”

“惊喜?”他半信半疑地扶着撒宁的手下了马车,刚想斥责撒宁作为太子只知不学无术,抬眼却见一大片梅林,颜色艳的很,红灿灿地就那么晃着人的眼。

“这,这……”他突然支吾起来,失了那三寸不烂的唇舌,下意识回望,却见撒太子笑的灿烂。

“我记着,您喜欢红梅。”

便见天地苍茫一片,少年郎意气风发,就那么把一片真心剜了出来,化作凌霜的红梅赤裸裸地摆在心上人的面前,笑着伸手。

“先生,等着,等我登基,必这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,您愿共做这盛世的开创者吗?”撒太子抿了抿唇,抬眸看他。

撒太子的眸子极美,并非阴柔惹人不喜的那种妖孽,却是眉间一股浩然正气,此时流露出几许被遗弃的小狗似的可怜表情,着实叫炅谋士心软。

可是不行。

炅谋士敛眉,并不接话。

他又没接上话。

撒子钰想起上回他这么问,也是沉默。

“好吧先生。”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“我等你。”

 


“湖王。”炅皇帝轻启朱唇,将他拉回现实,“孤姑且称你做湖王,孤驾临,你就这么干坐着?”他环视这因空旷而略显寂寥的大厅,笑的温温和和,“还是说,这便是湖国人的涵养?”

“何必惺惺作态呢木兰王。”撒宁垂了眉眼看向炅皇帝,如神佛发了善心施舍人间,端坐上方,眼里含了嘲色,“孤这偌大的湖国都尽数归了你了,还差那两杯酒吗?”

自是不差的。

炅皇帝敛了笑意。

但他只是……只是……

他就那么蹙着眉在台阶之下寻思,就那么定定地杵在那里,撒宁也就那么端坐在台阶之上,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。

左右,一位是这世间最尊之人,一位是无所牵挂的亡国之君,都刚刚好,是无所顾忌之人。纵是侍卫觉得再不对,也无权置喙,也无法置喙这二位人上之人最后的博弈。

撒宁却突然乐起来。

“你在想什么,想这未来盛世,还是想将来这史书之上盛世的奠基人会是谁?”他不无讽刺地说着,语气却依旧平缓。

“孤在想,史书上那位帝王若真是功成名就,所爱不在身侧,该是有多寂寞。”

“什么?”撒宁微怔,他太过神思恍惚,以致错了耳朵。

炅皇帝也笑:“孤说,孤不愿终了真成了孤家寡人。”他挥退了侍卫,上前两步,“子钰,你说呢?”

子钰,你说呢?

撒太子的嘴唇微不可见地颤了颤,站起身来:“炅裕博,你应该明白,炅先生在数年前就早已逝去。”

“我不在乎。”炅皇帝终于改了自称,“子钰,撒撒,我可以和你厮守一生,你明白吗?只要……”他的话语戛然而止,眼神满是痴缠。

“只要什么?”撒宁冷笑,“只要孤投降,只要孤臣服在你的脚下,还是只要成为孤的禁脔?装什么情深不寿,不累吗?”

炅皇帝不语。

他真真正正说了掏心窝子话,可他不信。

“好吧。”他唤来侍卫,“自己走还是让他们绑着你?”

撒宁眼中划过屈辱。

“孤自己走。”

他慢慢走下台阶,后摆拖出一条长长的痕迹,金龙张牙舞爪,不甘屈从于赤裸的现实。

撒宁看着炅皇帝,笑了笑。

他突然疾步奔向殿内高耸的柱子,只见艳红从额角奔涌而出,他说,湖国国君绝不屈从人下。

变故太过突然,侍卫竟无一人拦得住他,还是炅皇帝先反应过来,他跑向撒宁,也不嫌鲜血流了一地,将他搂在怀里。

“记得……记得把我的葬礼办的……办的盛大些,善待……我湖国子民,还……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。”撒宁微笑着抬手,这回终于是真正开心的笑了。

“好好好,我记着。”炅皇帝低声应着。

“还有,很高兴……能在最后,作为撒子钰……死去,先生。”撒宁气息渐弱,瞳孔扩散开来,最后吐出一句微不可及的先生,便阖了眼,静静地睡下了。

炅皇帝抱着他默然,忽的笑起来,笑的极是洒脱,笑意满是欢愉,笑着笑着,咸涩在眼角漾开,无声的滑落,掩了新生的几缕白发。

 


正月十八,晴,宜出丧。

礼官高声唱喝着,前湖王的灵柩被慢慢的抬起,湖王换了新裁的服饰,一身正红,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。

炅皇帝就在旁边,不顾他人的阻拦,跪下朝天地磕了两个头,又转过来,对着棺柩磕了一个头。四周唢呐声响,倒也算应景。

他知道这于礼不合,也在朝堂上与众臣争执过数回,可他就想放纵这么一次,并非以皇帝的身份,而仅仅是“先生”。

撒子钰的炅先生。

从此他便是真的了无牵挂了,是纯纯粹粹的炅皇帝了。

他笑着看向远方。

子钰,我们也算是拜过堂了吧。

下辈子,记得等我。

 

Q:如果可以选定情感的口味,你希望?

我希望啊

带着棉花糖的蓬松

冰糖葫芦的甜美

盐汽水的清新

咸脆饼的香脆

冰淇淋的冰凉

以及白粥的永远喝不腻

突然发现干出负四十美金一桶石油这傻事的是老王家银行

害我本来还挺高兴

悲 伤 逆 流 成 河